谭焜说

2018-12-04 03:45

青奥火炬手,青奥志愿者,北京奥运会志愿者,这个东大小伙不简单,有着多重身份。他就是东南大学土木工程学院大二的学生谭焜,这个体格健壮皮肤黝黑的小伙子,凭借良好的身体素质成为了一名青奥火炬手。而他还曾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城市志愿者。青奥会期间,他将作为青奥会noc助理志愿服务“圣基茨和尼维斯”这个加勒比海的美丽岛国。

说起noc助理志愿工作,谭焜津津乐道。在今年3月成功落幕的2014年青奥会团长大会中,他就担任了为圣基茨和尼维斯代表团团长服务的工作。

谭焜的青奥情结和北京奥运会还有着一定的关系。“14岁时,我做过北京奥运会的城市志愿者。”谭焜说。那时他还是北京理工大学附属中学的一名初二的学生。“城市志愿者的工作就是在路边的小亭子里给需要的人提供服务和药包。”谭焜说。

作为青奥志愿者,谭焜还是宣传队的负责人,他的任务就是做视频。2013年他和几个伙伴创办了东南大学电视台,并且把电视台的品牌影响力打了出来。他还参加过江苏教育频道《微影大艺》节目。目前,他以导演、摄影身份,前后拍摄微电影及专题片共16部,累计时长达4小时。

青奥情结源于北京奥运

“那年我14岁,我把自己定位成奥林匹克的见证者。今年我20岁,我把自己定位成奥林匹克的参与者和创造者。”

不过,对于这种体能上的锻炼,谭焜觉得这还不是最艰难的。“最艰难的是一场团队比赛。”谭焜说,当时是50进40的比赛,50人被分成两组。他担任一组的组长。“胜利的一组可以直接晋级,而输掉的一组则要再次pk。谭焜说,“悲剧的是我的那组输了,刚刚培养起感情的一帮人,从队友变成对手,那种心情实在是太难受了。”

熬夜赶工青奥视频

尽管如此,谭焜还是非常享受竞赛pk的过程,“认识一帮优秀的志同道合的志愿者,我们的情谊是不变的。”

最初想到要做奥运会志愿者,还是妈妈的一句话。“申奥成功的时候,我妈妈就说如果能参与奥运一定是一件终身难忘的事。”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谭焜就记下了这句话。十几天的城市志愿者经历让他颇有感触,“志愿者做的是奉献的工作,但我在这个过程中体验到了满足和赞许。”

谭焜想到的唯一办法就是疯狂地喝水,希望身体赶紧好起来,有一个良好的精神面貌。“也许是一心想着快点退烧,后来也就好了。”谭焜说。

noc助理这项工作对志愿者的英语水平要求也比较高。据谭焜介绍,在培训期间,志愿者们要熟记三字代码(国名英文缩写)、服务缩写、本地地名和体育项目专业词汇等内容,以便给运动员和主席团成员们提供无微不至的服务。

备战青奥,谭焜也做好了充分的准备。“这个国家的主要语言是英语,还有就是了解他们的宗教信仰和人口。”谭焜说,“最重要的是了解他们有没有什么忌口,这样我就可以直接带他们去不同的餐厅就餐。”谭焜说,能接触到不同国家的人,非常有趣。

开幕式当天,谭焜的任务是引导“圣基茨和尼维斯”代表团走到观众席上。谭焜说:“看到同龄人为办好青奥会,一遍又一遍地彩排,在大太阳下一遍又一遍地训练,这个时候我特别有感触。我们都是青奥会这个伟大盛会的一部分。”

为代表团团长服务结下友谊

谭焜还幸运地成为了青奥火炬手。“一共是5轮比赛。”谭焜说,从最初的电视选拔,到初审通过的100人,五轮面试,最终录取30人,用“过五关斩六将”来形容一点也不夸张。“第四轮是体能测试,也是最考验体力的‘3公里拉练’。”谭焜说,先是2公里自行车赛和1公里长跑。“老山的路上坡下坡非常明显,比赛还设置了很多障碍,有些需要把自行车扔过障碍,自己匍匐前进。”最终,他凭借出色的身体素质顺利冲刺到前10名的位置。

实习生 喻贤璐

谭焜说,为了赶完出征仪式的视频,熬夜是家常便饭,还为此感冒发烧了。“在出征仪式开始前一晚,我们的视频还没做出来呢。那天一直做到凌晨4点半,当天晚上就是出征仪式。”谭焜说,看到自己的成果被播放,还是很有成就感的。“就在那次大熬夜的前一天晚上,我发烧了。更可怕的是第二天我要作为典型代表的火炬手代表上台宣誓。”他担心自己发烧的萎靡状态,带来不好的影响。

“我还记得当时团长大会结束的时候,圣基茨和尼维斯代表团团长的一个中国朋友为他寄来了10只风筝。团长想把风筝带上飞机,却不知如何打包。当时我急忙找了一个便利店,问老板要了一些废旧的纸箱,把纸箱制成契合风筝的包裹形状,将风筝包装了起来。10只风筝叠起来差不多1.5米,很难找到这么大的包装盒。”谭焜回忆道。团长为什么要带10只风筝回国呢?谭焜很好奇,团长解释说,“虽然我的国家并不富有,但我希望能带一些有趣的东西给我的孩子们,让他们体验中国的文化风情。让他们知道,在地球的另一端有着这样的文化和风俗。”团长的一番话让谭焜非常感动。

五轮比赛成为青奥火炬手

热门推荐

推荐资讯